Menu:


点击最多

  • 然而
  • 共建设公共租赁住房7108套
  • 肖培生
  • 无法对各单位协同监管治理起
  • 并讯问了徐建文
  • 今年
  • 开展合作的条件不具备
  • 推荐阅读

  • 并讯问了徐建文
  • 共建设公共租赁住房7108套
  • 然而
  • 肖培生
  • 无法对各单位协同监管治理起
  • 今年
  • 开展合作的条件不具备
  • 开展合作的条件不具备

    2020-01-25 20:59

    作为广州对口帮扶清远产业园扩能增效的“主战场”,石角园区却未能纳入广清产业园范围,至今还是一个没有名份的“黑户”,已经签约的企业亟须筹建投产,却面临“无巢下蛋”的问题。

    事实上,“广清一体化”这个词组连续3年都被媒体评选为年度热词。早在2012年3月,《广州市清远市合作框架协议》把广清合作上升到“广清一体化”。2013年11月,省委、省政府把广州的对口帮扶对象调整为清远,从相属、相离到相望,广州清远两市终于走到了“一体化”新局面。

    打造广清要素市场交易服务中心也是广州金融帮扶清远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广州产权交易所、广州股权交易中心在清远设立的分支机构已于去年6月揭牌并正式办公,广州产权交易所、广州股权交易中心在清远设立分支机构。这些机构能否发挥其作用,尚待清远方面克服“水土不服”难题。

    去年9月,清远市政府向省政府上报,建议将广清产业合作园列入省重点项目计划并享受生产业转移工业园政策,省领导及相关部门先后做了批示或表态,均表示会积极予以支持。但是,要确定为省重点项目需按程序经省政府研究同意,并经省人大会议审议通过,通过之后才能启动调规和报批指标等工作。

    清远市政协调研报告指出,由于广清产业园是选址新建,至今用地审批尚未完成,而且周边配套也很不完善,导致已正式签约的欧派厨具等5个涉及27.5亿元投资项目和签约投资意向的7个涉及70.2亿元的项目,至今没有1家落地建设,情形堪忧。“广清两地‘产业悬崖’的问题本来就十分突出,要加快广州的产业转移,最快见效的办法就是利用现有的产业园区作为平台。”

    作为省、市重点项目,广清城际轨道交通广州北至清远段备受关注。目前广州花都段拆迁补偿标准正在制定,房屋拆迁还未启动,给项目如期竣工带来一定压力。

    更有甚者,有的部门或者地方领导甚至认为,“广清一体化”仅仅局限于争取几个项目和资金落地,缺乏长远发展、共同发展的战略思考。

    至今,广州正式帮扶清远已逾1年,“广清一体化”已经进入到了紧锣密鼓地开展实质性实施阶段。不过,在“广清一体化”推进过程中,仍面临诸多挑战,必须“突出重点”和“突破难点”,将这些难题和困境逐一破解,才能进一步加快推进“广清一体化”的进程。

    “预计也要到2015年下半年才能办妥相关手续,相关的招商项目到那时候才能拿地动工。”相关负责人认为,这很不利于园区的动工建设和招商项目的尽快投产,也影响到园区的指标考核。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在前不久广州召开的市委十届六次全会,备受清远人关注的“广清一体化”被写入了广州市委全会报告。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任学锋在会上强调,要进一步增强省会意识,牢固树立服务他人就是服务自己、服务周边就是服务广州的理念,深入推进广佛同城化、广清一体化,积极构建“广佛肇和清远、云浮”大都市圈。

    清远,其实并不遥远。这得益于武广高铁、二广高速、广清高速等交通路线的打通,由于经济社会的发展,广清之间现有广清高速扩建、广清城轨、佛清从高速北段等重大交通项目正在推进实施。

    作为广州金融帮扶清远工作的核心内容,清远穗清投资基金规模20亿元,存续期7年,目前已完成资金募集工作。由广州市财政每年给予贴息1.6亿元,清远不需承担成本,吸引更多资金投资到清远燕湖新城、产业园区等项目,可望形成60亿元至80亿元的资金投资清远。基金的投资收益全部留在清远当地,由清远市政府安排投入发展经济社会。

    清远市政协副主席黄卫星举例说,调研组在与广州市一些部门座谈时,对方甚至还对“广清一体化”的提法不明就里,认为要实施一体化,除非将清远划归广州管辖。

    “要力争将‘广清一体化’发展战略上升为省级战略,作为省促进粤东西北发展总体部署的一个重大战略抓手。”清远市政协认为,如此一来,可以加强省级层面对两市城建规划、交通对接、产业布局、生态保护、功能疏解等方面的协调指导,尽最大努力消除行政分割对一体化的障碍。

    “‘广清一体化’的战略思维还未形成,具体表现在短视浮躁,自信不足。”调研报告分析说,清远处于弱势的受帮扶的一方,所以一些地方和单位的领导存在自卑消极心理,认为清远的发展与广州差距太大,开展合作的条件不具备,因此觉得底气不足,“这直接导致主动对接的愿望不强,或不积极主动作为”。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据调查,清远区位优势虽然明显,但是建设用地指标非常紧张,项目落地难,广清产业园石角园区同样面临这个问题。该园区原计划通过扩园纳入省重点产业转移园范围,并已申报了相关材料,但因遇国家政策调整审批。

    去年底,省人大代表视察广清城轨清远段建设,广清城轨广州花都段进展不理想。根据提供的汇报材料,至2014年10月底,广清城轨花都段完成红线交地708亩,占设计红线用地的55.1%,花都区拆迁补偿标准正在制定,房屋拆迁未启动。人大代表均表示,“希望花都的征地拆迁能够尽快推进,不然广清城轨就被掐脖子了”、“希望广清城轨二期能够尽快启动建设”。

    调研报告指出,清远受制于长年累月扶贫的负面影响,导致广清两市沟通不多,互信不够,干部、市民、企业家层面基本上沿习传统的扶贫思维,存在上冷下热,领导热、政府热、专家热,部门不热、市民不热、企业家不热、市场不热等现象。

    时任清远市长的江凌在基金成立之初表示,希望将这一基金通过市场运作尽量放大至60亿—80亿元,使用方面也由清远主导。

    在广州帮扶清远一周年之际,清远市政协成立“广清一体化”专题调研组,前往全国各地进行调研,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召开8次座谈会,听取各方意见,最终形成了一份很有分量的专题调研报告。

    免责声明:

    “这些项目均不同程度地存在征地拆迁及建设进度不同步的问题。”在政协专题议政会议上,有关部门反映,广清城轨地段的征地拆迁和工程建设达到了进度要求,但花都区拆迁任务繁重,目前花都区已全面启动城轨拆迁工作,但进度相对滞后。

    在市政协专题议政时,相关负责人表示,穗清投资基金至今尚未落地运作。清远市在落实广州基金公司要求的回购、担保等风控问题方面仍存在一定困难,目前双方仍在沟通对接中,“尤其是在技术操作方面还有很多瓶颈要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