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点击最多

  • 然而
  • 共建设公共租赁住房7108套
  • 肖培生
  • 无法对各单位协同监管治理起
  • 推荐阅读

  • 无法对各单位协同监管治理起
  • 肖培生
  • 共建设公共租赁住房7108套
  • 然而
  • 无法对各单位协同监管治理起到统领作用

    2020-01-22 17:06

    甘肃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相关人员建议,应该通过互联网企业与各相关部门的通力合作,搭建一个非法金融活动风险防控平台,把非法网络金融行为消灭在萌芽状态。(记者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无奈之下,王某的母亲想方设法帮儿子还债,但只能还上5万多元。为将剩下的“欠款”一笔勾销,在贷款平台业务员的游说下,王某办理休学,加入该“套路贷”公司“打工”还贷,由此走上了犯罪道路。

    免责声明:

    随着掌握的情况日益充分,警方发现,此类“套路贷”团伙的“人事制度”很有一套,不但善于把原本的放债对象转化为“业务骨干”,团伙内部分工协作的“蜘蛛网”也相当发达,除了有专门的业务部门和技术部门外,甚至有专门的法律部门,负责规避法律问题。

    姜伟超 马莎 胡伟杰 张智敏)

    同时,网络金融乱象与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及监管审核不严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手机app应用审核比前几年严格了,但仍存有漏洞。例如,苹果市场只审核c端,即面向终端用户的那一端,不审核服务端。一些“套路贷”平台在服务端做了一个开关,审核时候用的是a面,审核通过时通过开关切换成b面,以此逃避审核。

    兰州市公安局技侦支队大队长李刚介绍,“2·12”特大“套路贷”专案,犯罪团伙非法获取了482万人的通话记录、电话号码本、银行卡号等公民个人信息。警方甚至在其后台发现了犯罪团伙自己制作的一本全国电话号码本。

    警方在该“套路贷”平台的后台数据中发现,我国西部一村庄有19位群众曾连续十余次向该“套路贷”平台申请贷款,均未获批准。警方介绍,这些群众可能是“撸贷”团伙,有过不良贷款信息,被“套路贷”平台的大数据自动过滤了。

    首先,2015年出台的互联网金融意见只是原则性地规定网络借贷业务由银保监会监管,而未明确网络借贷行为的性质,以至于在实际执法过程中时常出现监管缺位的情况。

    据统计,截至2019年11月份,兰州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已处理电信网络诈骗警情5378起,累计止付、冻结涉案金额5100余万元,有效预警劝阻受害人2.3万余名,避免受害人经济损失2000余万元。其中兰州公安“2·12”特大“套路贷”专案现场查控涉案人员750余人、扣押涉案财产金额超10亿元。

    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套路”不但缚住许多受害人的生活,还缚住了他们的头脑。不止一位还不起借款和利息的受害人转而“卖身还贷”“为虎作伥”,成为加害者的一员。

    兰州财经大学金融学博士、副教授程贵说,目前房贷、车贷及各种消费贷款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正规贷款机构门槛太高,这为不法网络贷款机构的生存提供了庞大的借贷群体基础。同时,监管缺位给这些网贷机构走向违法犯罪提供了可乘之机。

    “现在这些套路贷平台发展得越来越‘正规’。”兰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王俊峰说,这些公司有的有合法外衣,成立了企业,有的入驻高档写字楼,甚至给自己披上“互联网企业”“大数据企业”“互联网金融”等各种华丽的“外衣”,内部组织架构严密,岗位分工明确。有的甚至在管理中引入现代企业管理模式和前、后端风险防控机制。

    采访中,司法部门人员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直至“套路贷”这种犯罪呈现出“量大面广”的特征后,一些地方才意识到“套路贷”是违法行为。最早有人报案,有些地方都不敢接案,因为贷款的合同齐全,事实清楚。

    其次,网络信贷的隐秘性和网络平台的高科技性,给各部门带来了不同程度的技术难题。工商、金融、网络监管等部门按照各自职责和权限享有不同管理权,但部门间难以形成相互配合和支持,导致网络信贷乱象层出不穷。国家相关部门禁止“校园贷”后,此类贷款迅速披上“手机租赁”“消费垫付”等“马甲”,继续大行其道。

    同时,这些套路贷平台大量开发网络应用,并且把个性推荐、大数据分析技术运用其中,一旦用户下载“上钩”,便把获取到的用户信息通过大数据模型进行分析,对其可骗价值进行等级划分,实施精准“套路”。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一位长期从事反电信诈骗的民警说。“套路贷”犯罪在2017年只有零星几起,2018年一年时间,“套路贷”就在各地疯狂出现。一个案子的受害人数和涉案金额从最开始的十几人、几十万元,发展到十几万人、几十亿元。

    兰州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祝伟介绍,我国目前出台的网络金融监管的法规大都是政府部门或地方政府制定的针对某一类网络金融的法规,层次较低,无法对各单位协同监管治理起到统领作用。更重要的是,我国关于民间借贷的法律多零散分布在各种行政规范性文件和司法解释中,且性质界定不够明确,以至于出现无法准确判定贷款方是否构成违法犯罪的情况。

    甘肃警方破获的一起“套路贷”案件中,警方在天津网贷平台抓获了一位犯罪嫌疑人王某。家境贫寒、父母离异的他,由母亲做家政供到了大学。为减轻母亲压力,2018年王某从网贷平台借款3000元用于交学费,并计划通过勤工助学还清贷款。没成想,这3000元转眼滚成了9万元,远远超出王某偿还能力。